Mississippi Kingfish

大部分时间是个喜怒无常又欠削的小混账,剩下时间为自己的无知和无能而哭泣.

Death,be not proud

*捏造有,假设脑壳痛砸决战前见了将军.
*主线将军出现太少,关系与心理描写都脑补的,不适者绕路
*bgm:Death,be not pround——Audrey•Assad.最好在歌词出现的时候开始放.

  Noctis对于Cor在锤头鲨这个事实一点也不吃惊.已经长大的小男孩告诉过他,Cor与Iris一直在各地抗击使骸,而锤头鲨已经成为了亟待拯救人们的根据地.
  新王没有急着和自己阔别十年的将军见面,Cor必须排在老国王遗物的另三位乘客之后.
——————————————————
  护国将军显然不是个擅长开导他人的教官,老国王也没有给他在这个领域锻炼的机会,所以他在听...

  “您总不能一直和他们赌气.”尼娜在后座透过后视镜看向心不在焉的佐耶夫.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她谨慎地绕开了他的怒气只针对苏联人的事实.
  她没心情掺合男孩们的事,但她更没心情承受和一个生闷气的佐耶夫独处——这一次也太久了,他和伊利亚从没闹僵那么久.
  “您必须想清楚再下结论.”佐耶夫粗暴地把方向盘向打了半圈,一个急转弯拐进差点走过的岔道,用生硬的回答保住了他仅存的礼貌,“我没有.”
  “您干脆就省略了‘没有生闷气’,还无视了显而易见的事实.”尼娜尖锐地指出,扯掉她松脱的假睫毛扔进内嵌烟灰缸里.她冷笑一声,嘬了口烟倒进靠背里,“但您可比我有发言权.”
 ...

无知即是失明,懒惰即是残疾.

有些自己想的警句本来只在纸上写写勉励自己的,结果发现被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人拿去乱用,仿佛是那人自己的一样.不得不拿出来给自己的权利上个保险

  “我厌恶你的恶毒,你的善妒,你的背叛,但我仍要祝福你.”
  “祝你被这世界温和相待,祝你永不为前路迷茫而担忧,祝你永远无需在厄运中挣扎.”
  “愿你广施以爱,携着祝福,被回应以爱意.”
  她墨绿色的嘴唇岌岌可危了起来,颤抖着吐出女巫恶毒的诅咒:“而你会被祭祀给邪神,心慈手软的小羊羔.”
  “我知道.”
  她不知道圣骑士到底知道了什么,但她知道那是她永远达不到的,令人心生怜悯的程度.
  圣骑士因为重击涣散了一边的蓝眼睛看着她被磨尖的利齿和弯曲的指甲,不再说话.
  她没有被施以火刑,只是她的灵魂被另一个灵魂灼伤.
 ...

  “我见证过帝国的衰亡.”
   他只听见男人用平淡的语气说了那么一句话.在他还没分辨出对方的口音究竟来自南方的哪个地区,为国王工作的记录员兼人口普查员就昏了过去.
  他需要他的名字,称号,经历.这会是一本让他成名的传记!如果允许,他希望能得知更私密的故事,或者偏激的看法,或者,或者,又或者.
  一切.

实在憋不住了想写又没想好名字就放那么个没头没尾的玩意出来存个档


  普查员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发紧.
  肾上腺素还没有退下去,他浑身发烫,嘴唇颤抖着.他没有凝聚魔力,只是兴奋难耐又徒劳的反复颠倒着念着撕裂法术的咒语,想要将敌人鞭尸.
  但他知道这不是时候.他喘着粗气从山坡上一路小跑至战士身边,用滚烫的手捉住对方的肩膀,然后哑然失声.他被自身生物电流炸焦的脑子一片空白,想不出什么绝妙又不会不合时宜的双关语.
  人们很难轻松的对真正在乎的人说出节哀顺变这四个字.
  “需要我帮忙安葬他吗?”
  普查员顺着战士的目光望向那一摊黄灰混合的脓水与絮状肉末——他觉得自己简直在说废话,不管多么称职的父亲都不可能让...

第一次玩击鼓传画,紧张

  雷切尔怀疑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所以他脑子里的杂乱念头才会开始叫嚣.
  又一次,在他半跪在永久冻土上复命时巴尔特莱什么话都没有说,甚至没有抬一下手指,让新生的冰层漫过雷切尔着地的膝盖骨.
  他的主君什么都没有做,又一次的,深高莫测的望着除了雷切尔以外的任何事物.
  他手刃了脱离控制的奴隶,和没有能力管好他们的恶魔.他在离开事发现场时缜慎的检查了自己所有的所作所为,在巴尔特莱的视线范围后又复检了一遍.
  没有一丝纰漏. 他对自己的执行力非常满意,却不是那么的有底气.到底他的满意无法与他主君的满意相提并论.
  以巴尔特莱设定的及格线要求他...

【AC】保守战争,先卫后勤

(现代AU放飞自我搞笑向)
(又名萨南萨满二人转)
  萨南已经睡了所以名我先瞎起,明早等她醒了再改(
  繁体名用中文为萨南部分,其余为萨满——也就是我
  脑洞上天,神经错乱
  真的要看吗
  开始咯
 
這一定有哪裏不對,至少來說他理想的倫敦求職之旅的收穫應該是穿著帥氣的深色馬靴,一腳踏穩隨即利落翻身上馬,沒有大衣後襬隨風啪嗒啪嗒飛舞,簡潔又筆挺的白色襯衫也依舊可以令他看上去很好,然後埃麗斯就對著他露出來的完美微笑尖叫。不對埃麗斯才不會尖叫,她完美又動人,比世界上所有其它的女孩都更加優雅,她會選一匹皮毛如緞子般閃著光的黑馬,駕馭著它衝得比他...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画出来都脏兮兮的.给小狮子的战损瑞破签绘,今晚再收拾收拾线条.

1 / 5

© Mississippi Kingfish | Powered by LOFTER